内网 中文EN
迎接哲学社会科学人才辈出的春天
2019-11-1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11月15日第1816期 作者:王巍
分享到:

  我怀着喜悦的心情学习了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联合印发的《关于深化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人员职称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感到犹如春风拂面,令人为之振奋。多年以来制约哲学社会科学人才脱颖而出的桎梏终于要被打破了!

  细读《指导意见》,我第一个感觉是,它具有很强的针对性。针对迄今存在的片面注重研究成果发表的数量和刊载论文期刊等级的弊端,是一方良药,也是一剂猛药。长期以来,在我国学术界,尤其是哲学社会科学界,存在着只以论文发表的数量和刊发论文期刊档次评价人才的学术水平和学术贡献的倾向。这种倾向,范围相当广泛,影响十分深远。它使我国学术界严谨求实、甘坐“冷板凳”、潜心研究、推陈出新、出传世之作的传统优良作风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在这一倾向的引导和推动下,一些中青年学者不再潜心钻研,而是热衷于“炒热点”“放卫星”“短平快”,败坏了学术风气,影响了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原始创新,制约了我国哲学社会科学高水平人才成长和精品力作的涌现,出现了研究成果众多、精品力作匮乏的局面。这次《指导意见》提出,“把是否发现新问题、运用新方法、提出新观点、构建新理论、形成新对策、取得新效益等作为衡量成果质量的主要内容”,真是说得太到位了,说到了我们学者的心坎里了!

  在职称评定方面,多年以来,比较普遍存在着按照进入本单位工作的时间长短和晋升上一个职称年限的先后排序决定职称晋升的情况,使那些具有真才实学、勇于创新、具有很大发展潜力和良好发展前景,但进入本单位或晋升目前职称的年限较短的中青年学者被长期压制,难以得到更好的发展和充分施展自己才能的空间与平台。针对这一问题,《指导意见》提出,“对取得重大基础研究突破、在经济社会发展中作出重大贡献的,可直接申报副研究员、研究员职称”。这一举措让年轻有为、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青年学者看到了希望、增强了信心、鼓足了干劲,为他们脱颖而出打破了桎梏、创造了条件。认真贯彻、持之以恒,必将对青年人才的成长产生十分积极的影响。

  《指导意见》中,对哲学社会科学不同的研究领域,从事不同性质研究学者的职称评定,采取分类区别的方针,也是一大亮点。相当长时间以来,我国某些部门管理存在“一刀切”的方式,违背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一马克思主义观察分析问题的基本方法,各个单位职称评定方面也不同程度地存在这种倾向。《指导意见》提出对基础研究和对策性研究分类评价,“发表于中央主要媒体并产生重要影响的理论文章,以及为重要决策所采纳的建言献策成果,在职称评审中与高质量的学术论文、著作具有同等效力”。这纠正了以前对策性研究得不到公正评价的状况,是一大进步,为从事各类研究的学者都提供了充分的施展空间。

  特别令我感动的是,《指导意见》中对在边远艰苦地区和一线工作的学者的特别关怀。我从事了30多年的田野考古工作完全符合在边远艰苦地区和一线工作这一特征。田野考古工作者长年在野外作业,风吹日晒,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白天八小时工作在考古发掘现场,晚上还要对发掘资料和记录进行整理,每天工作时间达十多个小时,考古发掘期间基本上没有周末休息日。与成年累月在书斋里进行研究写作的学者相比,他们从事论著写作的时间要少很多。此外,对一个遗址的考古发掘,往往工作周期较长,短则三五年,多则十年八年。最终成果一般会是一部几十万乃至上百万字的发掘报告。每一项发掘所获得资料的信息量,对于考古学乃至历史学研究的推动,往往远远大于发表三两篇“核心期刊”论文。把这些长年工作在田野考古第一线的学者与其他学科的学者同样对待,以发表论著的数量作为主要衡量指标,是十分不合理的。这次《指导意见》体现了对工作在边远地区和第一线的学者倾斜的政策,有利于鼓励田野考古工作者安心在第一线工作,安心从事考古发掘和研究。作为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我代表全国成千上万的从事田野考古工作的人员,对此表示衷心感谢!

  综上所述,《指导意见》完全符合广大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的心愿,完全符合哲学社会科学学术发展的规律,完全符合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加强创新、促进人才脱颖而出的指示精神。对《指导意见》加以不折不扣的贯彻,有望改变学术界存在多年的痼疾,使我们迎来一个优秀人才辈出、创新成果涌现的新局面,将会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繁荣发展、为我们正在进行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强大动力和政策保障。

  (作者:王巍,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