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东盟加强战略自主有利区域稳定与发展
2022-05-18 来源:《光明日报》(2022年05月17日 16版) 作者:张洁
分享到:

  第二次东盟-美国特别峰会日前举行。会议发表的“联合愿景声明”表示,东盟与美国将在公共卫生、经济、海上安全、气候变化、人文交流等领域展开全面合作,并计划在2022年11月举行第十次东盟-美国峰会时,正式建立东盟-美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引人注目的是,声明中对部分地区敏感议题的表述谨慎,更接近东盟立场,体现了东盟历来秉持的大国平衡战略与坚持中立态度。这表明,东盟仍具有较强的战略自主性,未被美国裹挟而被迫“选边站”,这不仅有助于维护东盟自身利益与发展需求,而且对亚太区域合作沿着正确方向发展起到积极作用。

  东盟不被美国左右 

  东盟-美国特别峰会是双方最高级别的对话机制,迄今一共举行过两次。第一次特别峰会于2016年2月15日至16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举行,当时正值东盟共同体成立、东盟-美国关系升级为战略伙伴关系之后。第二次特别峰会即本次峰会在华盛顿举行,目的是庆祝东盟-美国对话关系建立45周年。可见,相较于轮流在东盟轮值主席国召开的年度性东盟-美国峰会,特别峰会召开的时间与地点均具有显著的政治象征意义。不仅如此,由于此次特别峰会会期几番变动,召开之际正值美国加大对华战略竞争、俄乌冲突持续、新冠肺炎疫情仍然肆虐等,多重因素叠加,进一步凸显了特别峰会的政治指向。

  尽管美国与东盟在官方声明中均表示,举行此次峰会意在重申美国对东南亚的持久承诺、对东盟中心地位的认可,以及加强全方位合作。不过更多分析认为,美国力促特别峰会召开是为了彰显美国坚定转向“印太”的战略决心,尤其是要拉拢东盟加入其主导的对抗性集团,是典型的“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而东盟的现实动机则包括,希望美国能够提供具体的区域经济合作战略;利用曝光于全球镁光灯下的机会展现战略自信,提升国际地位。此外,东盟各国安排了包括接触美国政界、商界、学界等丰富的访美日程,意在吸引美国各界的关注与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1年,东盟共与11个国家建立了对话伙伴关系,而东盟领导人齐赴伙伴国举行峰会也并非首次。就此而言,东盟-美国特别峰会也并不“特别”,而更多是实践大国平衡、维护东盟中心地位的外交努力。可以说,东盟具有相当的战略自信,而从会议成果来看,东盟不仅打消了有关参加峰会本身就是“选边站”的外界质疑,而且充分展现了自身的战略自主性。

  特殊时期下的东盟战略自信重塑 

  在此次峰会举办前,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于5月5日通过的特别决议以及美国白宫在5月12日发布的特别峰会“事实清单”中,均表达了对东盟民主进程与人权问题的批评,甚至要求东盟“共同谴责中国”,但这些咄咄逼人的内容并未在声明中呈现。

  会议发布的声明更多地回应了东盟关切,对地区敏感问题的表述与东盟的一贯立场相符。声明涉及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加强经济联系、促进海上合作安全、支持次区域发展、促进技术创新、应对气候变化、维护和平与建立信任等多领域合作议题,均是当前包括东盟在内的亚太各国的关注重点,相关表述没有明显的针对性与排他性。

  更为重要的是,东盟在地区敏感问题上没有被美国左右。虽然声明谈及南海问题,但总体上没有触及红线,没有使用具有浓厚美国色彩的语言。在俄乌问题上,声明没有点名批评俄罗斯,与东盟此前的中立立场一致。不仅如此,声明还在有关“维护地区和平”的部分中,将美国与东盟维持东南亚地区作为无核武器区,并维护核不扩散制度的共同承诺放在首要位置,说明东盟关于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对地区安全冲击的担忧被美国重视。

  事实上,东盟战略自主的塑造经历了从战略焦虑到仓促应对,再到重塑战略自信的艰难过程。2016年以来,美日印澳等国纷纷出台各种“印太”方案,均强调和重申支持东盟中心地位以及东盟主导下的一系列地区秩序。但东盟的战略焦虑不降反升,因为东盟意识到,各种“印太”方案遏制中国的意图十分明显,这将加剧大国博弈和地区分裂,东盟的中心地位也会被严重冲击。为此,东盟于2019年出台《东盟印太展望》,试图通过加强东盟共同体建设,利用东盟主导的地区机制,推动各国的地区战略在东南亚实现协调与联通。

  但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东盟不得不将注意力转向防疫抗疫与疫后经济复苏,《东盟印太展望》并未有效落实。同时,拜登政府上台后,加快“四边机制”的升级与成员扩容,建立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这些举动不仅加剧地区军备竞赛、威胁地区安全,而且削弱了东盟的中心地位与统一性,具体表现为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公开批评美国,而菲律宾、新加坡等国则对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表示欢迎。

  俄乌冲突爆发后,尽管东南亚各国立场不同,但是经过协调和努力,东盟先后两次集体发声,没有公开点名和谴责俄罗斯,体现了东盟的中立立场。2022年,柬埔寨、印尼和泰国分别担任东盟、G20、APEC的轮值主席国,美国不断施压,要求将俄罗斯排除在这三个重要国际对话平台之外。对此,三国外长在5月4日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将会邀请俄罗斯在内的所有成员国参加会议。可以说此举打破了美国的幻想,提前为特别峰会扫除了“隐患”。通过上述博弈,东盟逐步重塑了内部统一和战略自信,最终使特别峰会朝着更有利于自身的方向发展。

  平衡大国关系将是东盟重任 

  特别峰会期间,美国承诺对东盟国家提供1.5亿美元投资合作项目,这被认为“极具侮辱性”。不仅如此,其中的6000万美元还明确用于提高东盟国家维护海上安全和“打击非法捕鱼”的执法能力,并点名要由美国海岸警卫队牵头执行。

  对此,国际舆论普遍质疑美国的合作意愿。至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所言,要将过去只关注与东盟的外交、安全合作转变为全方位加深与东盟的合作,恐怕只能是一纸空文。而东盟也很难指望美国真有意愿和能力为亚太地区的繁荣与发展提供实质性支持。

  不仅如此,5月下旬拜登将赴日参加“四边机制”首脑会议并访问日本与韩国,料想亚太地区的大国博弈将会更为激烈。未来,亚太地区是对话还是对抗,是“脱钩”还是共赢,将是本地区各国面临的重大挑战。

  作为地区中小国家的代表,东盟在特别峰会上表达自身立场与诉求,坚持平衡战略,证明其完全有能力不做大国博弈的“棋子”与“马前卒”,而是在大国对话中发挥“桥梁”作用。这不仅有利于维护东盟自身利益,也有助于维护亚太地区的稳定与发展。

  (作者:张洁,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责任编辑:崔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