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网 中文EN
《第一哲学的支点》引发的思考
2021-01-08 来源:《社科院专刊》2021年1月8日总第543期 作者:记者魏旖增
分享到:

  本报讯 (记者魏旖增)近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主办的“哲学会讲:形而上学的可能路径——‘《第一哲学的支点》(以下简称《支点》)引发的思考’研讨会”在京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所长张志强主持开幕式、党委书记王立胜致辞,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哲学研究所研究员赵汀阳对其著作《支点》中的主要观点进行了介绍。

  王立胜表示,《支点》将“第一哲学”置于整个哲学史这一宏大叙事背景下进行追问和反思,在极具历史意识的哲学思想之旅中寻求一种新的“形而上学”的可能性。近年来,国内学界同样出现了一些回应“第一哲学”的思想努力。无论是诉诸语言、实践、伦理、意识等当代西方哲学范畴,还是诉诸道体、心性、家国等传统中国哲学范畴,当代中国学者都旨在从不同思想传统出发,探讨和建构形而上学的可能路径。这既关乎哲学本身的根基与命运,也关乎传统中国文化与当代文明的未来走向。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李猛认为,现代形而上学的基本思想,是对某种“独断论形而上学”的怀疑思想。无论是一般形而上学还是实践哲学,都涉及对开端、第一或最初的某种努力。而现代哲学中,休谟和康德都在强调,“第一哲学”所凸显出来的思想空间虽然有最高的确定性,但确定性和不断纠集到开端的努力,恰恰意味着它和生活是没有关联的。因此,如何使哲学关联和充实生活,是“第一哲学”作为“做”所面临的比较大的挑战。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郑开表示,中国哲学特别强调精神状态,通过精神状态来讲精神境界。纵观中国形而上学与古希腊以来的形而上学,二者各有特点,只要承认海德格尔的工作有意义,就会承认中国哲学开辟了另外一条思路。

  在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刘成纪看来,美学作为第一哲学,大致就存在于对认识活动从发端到结果的全面规约。如果说美学表现为人对世界的善意,那么这种善意可能从人的感官介入世界的那一刻就在发挥作用,然后赋予世界秩序,最终呈现为世界图景。

  《支点》中提及“第一哲学”的转向意义,激发了学者对哲学根本意义的思考。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西方哲学研究室主任王齐认为,西方哲学对物的世界从一开始就有一种“异己感”。从亚里士多德对“作为存在的存在”的叩问,到贝克莱的 “存在即被感知”,再到萨特的“恶心感”,这种物我分离的世界观直接滋生了知识论和科学。哲学曾经被认为是最高的知识,但随着一切知识都转型为科学,哲学早已不是知识了,而转化为对精神的建构。

  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程广云认为,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哲学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把以前所建构的意识接近于格式化,人类存在的基本境况也接近于被改变,海德格尔反复提及的“终有一死的人”的基本预设将被现代科学技术所颠覆。这一预设一旦被颠覆,人们的一系列思考也会被彻底颠覆。即使人类的生命时间无限延长,人类也未必能得到一种意义感的支撑,这是在建构新的意识世界时需要考虑的问题。

  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同济大学、复旦大学、首都师范大学等国内学术科研机构及高校的50多位学者参加了研讨会。

责任编辑:张月英